再来一大口!

[叶乐]未老

花眼迷离:

全职高手|叶乐




送给 @白梦泽 


补一个生日贺,祝你永远萌萌甜甜暖暖。


 


 


 未老




“可以不参加吗?”


知道自己又重新入选全明星的消息以后,张佳乐就这个反应。


当然,收到了霸图经理和队长的一致否决。


张佳乐还想再稍微反抗一下,结果张新杰冷面无情,经理陪着笑脸好言相劝。


“照顾一下粉丝的心情嘛,也就两天走个过场就行。”


宋奇英使了个眼色,领着旁边一众后辈小家伙争相劝慰。


“没办法前辈的人气很高的嘛!”


“就是,怎么说也是咱们霸图的不老神话呢。”


你们这是骂我老不死吧,张佳乐心里吐槽。


 


粉丝和人气这种事情,总是说不清楚的。从以前百花粉的由爱生恨,到后来霸图粉的理解尊重,再到最后广大荣耀粉的普遍认可,旁人YY起来可能个中辛酸诉不尽的,张佳乐自己却没觉得有什么,眨眨眼睛也就这么过来了。


对这个暌违已久的全明星,他其实是一点期待也没有的。


“烦啊,不想去。”


眼看着全明星周末就在眼前,张佳乐却连行李箱都懒得收拾,对着电脑视屏一个劲抱怨。


“哟这是什么?傲娇的全新演绎方式吗?”


对面不遗余力地开起嘲讽,视线却完全没停在他身上,鼠标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。


“滚!我是怕休息不够!紧接着还要打季后赛好吗?”


“说得好像哥不用打似的。”


还不是照样抓紧一切时间奋斗在网游抢Boss的最前线?


“靠,打轮换的也敢和我比。”


叶修敲着技能抽出0.5秒的时间扫了怒气冲冲的人一眼。


“行了啊打满整个赛季的张大神,今年兴欣主场,来了哥亲自慰劳你?”


“……谁稀罕。”张佳乐把鼠标挪到挂断键上,“睡了!”


 


叶修看了一眼游戏里显示的时间,刚想吐槽一句你现在怎么每天睡得比张新杰还早呢,一转眼视屏链接已经断开了。


他顿了顿,按了个快捷键把游戏语音打开。


“都注意一点马上红血了,骑士队最后确认一下仇恨列表顺序,所有治疗后撤。DPS还等什么呢,有什么大招都往外放吧!”


叶修看着瞬间满天飞舞的特效,又感叹了一句。


“真够拼命的啊……”


“?”


“???”


“??”


团队一众DPS纷纷在频道里面表示不解。


“……没说你们,继续。”


凭心而论,这两年张佳乐的确打得太拼了一点。就连韩文清那样的在退役前都打了整一年轮换,而两年以后的现在,张佳乐还是每场赛事必定打满擂台和团队战,状态一点没见下滑过。


——霸图的不老神话,倒也真不是句讽刺。


只是谁也都知道,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这点,要付出的代价是相当大的。


张佳乐几乎改变了所有的作息方式,心无旁骛地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联盟的赛事上面。


每天除了保持状态的常规训练和适量的身体锻炼,他不打多余的比赛不去网游添乱不参加宣传活动,甚至连比赛相关的视频都懒得多看一眼,逮着机会就是休息睡觉,仿佛进入半休眠期似的,只等一回到联盟的赛场上,便又立刻凶猛得如狼似虎。


叶修觉得这样的消耗不行,但也从来没有和张佳乐提过。因为他知道,这种事对方自己心里也清楚。


只是停不下来,而已。


 


杭州的夏天热得死去活来。


全明星周末翻来覆去也就那点名堂,张佳乐全心全意走着过场,还是止不住心浮气躁。


“我想挑战张佳乐前辈。”


“我也想挑战张佳乐前辈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联盟最受欢迎前辈奖、张佳乐同志坐在选手席的阴影里面,忍不住地想抗议。


今年的弹药师新人怎么就那么多呢?


到了对抗赛的时候他觉得手有点抖,在团队频道里给叶修发了一个私人话题。


——我用那款按摩油你那还有吗,就上次拉你那一瓶,这次忘记带了。


——晚上给你送过去,不过早过期了吧?


旁边一寸灰手一抖,在君莫笑和百花缭乱脚底下铺出一个炎阵。


同队伤害豁免,两个人都懒得躲。


视觉效果杠杠的。


这不对啊,台下观众一片哗然。


对面组的黄少天已经在公屏上喷起了垃圾话。


“哟老叶你们搞什么呢?篝火晚会?失误?陷阱?我说这陷阱水平也太差点了吧!”


“怎么了不服?不服过来,哥打到你服。”


“这次标点符号还打得挺认真的呢。”


张佳乐难得附和了一句。


 


到了晚上手就真的开始疼了,钻心刺骨的,酸得不能动弹。


叶修对着宾馆房间里昏暗的灯光,看手里瓶子上的有效期。


“好像真过期了。”他打开瓶盖闻了闻,“味儿不太对啊?”


张佳乐有气无力:“不就是这个味儿吗,别管了。”


这个味道他其实早都快闻吐了,可是这款按摩油效果出奇的好,为了更加贵重一点的手,只能选择让鼻子忍着。


空调打得死低,张佳乐的头发凉冰冰地向下滴着水,连全身的毛孔都收缩了。只有叶修的手心是热的,指腹和骨节贴着他手背,滑溜溜地摩擦着。


两个人的手是比着好看的,保养得再精细不过,丝毫看不出是属于两个三十岁上下的人的。


可实在是酸得难受,张佳乐只好转过头盯着对方的侧脸给自己打岔。


“老叶,季后赛你也还轮换啊?上哪几场?”


“战队机密能告诉你吗?”


叶修头也不抬,专心致志给他按捏着腕子。


“得了吧你,不到决赛咱们都遇不到。”


“放心吧,到时候亲自打哭你。”


“前提是没你的兴欣能进得了决赛啊……够了吧还抹呢,都快泡油里了!”


“反正也过期了,物尽其用呗。”


 


最后按摩油还是做了其他用途,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物尽其用了。


张佳乐满身都是难以忍受的怪味,趴在床上心里直来火。


“我宝贵休息时间又被你浪费了30分钟!”


“准确地说是35分钟。”


“你还有脸说。”张佳乐精疲力尽,昏昏欲睡。


叶修摆出严肃脸:“关乎男人的尊严问题,那是一定要说清楚的。”


“……滚。”


按摩油的效果早就起来了,哪儿哪儿都麻麻地发着烫,张佳乐终于不再觉得疼,把手垫在枕头底下沉沉睡了过去。


可能是那天忘了说上一句决赛见,十三赛季的霸图再次止步于四强。


这一年结束之后,就连仿佛永远青春鼎盛的黄金一代,也走得只剩下了最后一个。


“一如既往。”与他同姓的霸图队长站在张佳乐面前,脸上是顽石般不变的严谨面容。


张佳乐笑了。


“嗯,一如既往。”


 


“我不行了老叶,你来看这个。”张佳乐抖着手里的电竞时代,表情好像活见鬼。


“你看看,老将!周泽楷都混上老将了,你说让我这样的怎么办,老妖怪?”


“谁让你死活不肯退的?我说你也差不多一点啊,还真当自己是神话呢。”


“再打一届呗。”张佳乐收敛了神色,不紧不慢地做着手操,“等打完这届拿到冠军,我就真的不打了。”


叶修笑了,忽然变了变语调,神秘兮兮地说:“你知道么张佳乐,悄悄告诉你一个事情…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你去年,还有前年,还有前年的去年……也都是这么说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就为了这句话,张佳乐气得一顿饭没搭理叶修。


最后还是他自己憋不住了,死撑着问你有什么资格说我,你这不也没退吗?


“对啊,哥这不陪着你么。”


叶修想也没想,答得轻描淡写。


张佳乐听完愣了愣。


叶修这人的话惯常是不能全信的,可他也不知道这句里头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。最后仔细想了想,不管怎么说叶修没走,就这点事实也一直让他挺庆幸的。


这个人,打不过的时候恨得牙痒痒,要是不在对手席上了,又实在不习惯。


“谢谢你啊,老叶。”


他慢慢摸着自己左手的虎口。


“这次真的是最后一年了。”


 


张佳乐二十五岁那年就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,从没有想过时隔五年,他仍旧留在这里,守着他的最后一年、年复一年。


执着地和不断冒尖出来的年轻人争着长短。


打到伤筋断骨,也不妥协。


有人说张佳乐注定要输在命运的最后一步,粉丝都将他当做悲情英雄,旧时的友人都关心他、也担心他。


而这些对他来说,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
只有一样。


只有当叶修站在他面前,一步之遥、遥不可及。


“张佳乐,拿冠军这种事吧,上瘾。没拿过的人不会知道。”


“滚滚滚!”


叶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仿佛始终没有老过的人,看着他鲜活的脾气,就好像他自己指尖飞出的手雷,噼里啪啦炸得满天响,铺天盖地、冰火交融似的,耀眼极了。


他说老叶你给我等着。


叶修就这样一直等着。


“等你哭给哥看啊?”


“呸,做梦!”


 


十四赛季的兴欣在半决赛折戟,叶修难得地买了张机票,千里迢迢跑到霸图的主场看决赛。


一切结束的时候那些艰难的生死厮杀已经恍如隔世,从发布会上走出来的张佳乐竟有些恍惚。


通道里站着靠刷脸摸进后台的叶修。
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
“也就,那样吧。”


张佳乐耸耸肩,表情意外的平静。


叶修靠过来,抓住他一片冰凉的手。


“走吧,庆祝哥退役。”


结果那顿饭两个人最后都没吃下去多少。


叶修捏着杯一口都没喝的啤酒,坐在那里看对面的人哭得死去活来。


“……我说张大神,你又出尔反尔啊?”


 


“你说的对,老叶。拿冠军,是会上瘾的。”


 我还能打呢。


 


 


Fin.


2014.03.07



评论
热度(323)
  1. 被窝外面很危险⚠️白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再来一大口! | Powered by LOFTER